我印象中的北长街小学


北长街小学坐落于北长街中部的路西,一段灰色的院墙呼应着街边茂密的老槐树。学校的大门在校园的南端,现在门口的墙上嵌有石碑,刻有"昭显庙"字样,学校现在是北京的文物保护单位,立于1984年。

或许我曾经就读的北长街小学真要拆迁了,昔日的同学们纷纷重返校园,要看看北长街小学今天的样子,也要回忆一些昔日小学生活的印象。我近期是无缘重返校园的,仅仅能看些同学发的照片,辨认一下以前的痕迹。

说实话,现在的北长街小学和我昔日的印象相差甚远,可以辨认的地方所剩无几。但我也庆幸它的残存,因为我们不远处的家早已被拆的无影无踪了。

更为遗憾的是,由于那时生活条件的限制,我们没有留下任何在学校学习生活的照片,所有的印象仅存于记忆里。那我就把记忆中的学校叙述出来,分享一段共同的记忆。

北长街小学坐落于北长街中部的路西,一段灰色的院墙呼应着街边茂密的老槐树。学校的大门在校园的南端,现在门口的墙上嵌有石碑,刻有"昭显庙"字样,学校现在是北京的文物保护单位,立于1984年。

对我们来说,现在的校门是新建的,而原来的校门是一个老房子,老话应该说是庙的山门。它是三开间的房子,中间的一间是红色木质双开大门,厚大笨重。所谓学校开门了,就是要打开这扇大门。而左侧这扇门上还有一个小门,以便大门关上后零散人员的出入。下午开校门的时间是一点半,早到的学生们只能在校门外玩耍。如果碰巧,还能遇见扮演胡汉三的演员一身军装路过。有时,相互看不顺眼的同学打上一架也是常有的事。

大门北侧的一间是传达室,一位被称作"张大妈"的就在这里工作,她也是一个人居住生活在这里,据说她在这个传达室已经工作很多年了。她个头不高,话也不多,但只要说话,声音都是洪亮的。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开校门,还有拉上课的铃声,原来这拉铃和开灯是一样的。如果停电了,张大妈会拿着铜铃走出传达室,在校园里边走边摇铃。

进入校门,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品字状的影壁,这和传统的中国院落是一样的。影壁上写着"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"的字样。影壁南侧有个小房子,应该是教务处之类的地方,每学期两块五的学杂费就交到这里。

这一张是网上搜到的,最前面的是小殿。

学校大的格局是三个古殿组成的,由北向南依次排开。这里也是坐北朝南的传统格局,所以北殿最大,我们通常就称其为大殿,最南面的称为小殿,而中间的殿称为中殿。小殿之南是影壁墙,但影壁墙的图案早已脱落,露出砖头。因为在影壁墙和小殿之间是空场,所以这影壁墙成了帖大字报的好地方,上边让我们批谁我们就批谁。大殿是我们搞活动的地方,高高的古老顶棚,走进去总有些阴暗空旷的感觉,毛主席逝世时的灵堂就设在这里。中殿做过我们班三年的教室,而小殿就是我们每星期上唱歌课的地方。

这三个殿除了陈旧,相信都是原有的风貌,在学校的六年间也没见维修过。而现在的大殿光鲜明亮,现代化的顶棚并不是原有的风貌,也早已没有"大"的感觉,这或许是我们正在衰老的缘故吧。

印象中,寺庙改建的校园里有很多古老的松柏。有一天清晨发现,中殿东侧的一颗松柏被头天晚上的雷电劈下硕大的一个枝干,横躺在树下。

遗憾的是,在我们毕业后七年内的某一天,这小殿、中殿还有山门居然被彻底拆除了。它们躲过了建国初期大规模旧城改造,也躲过了疯狂了文革时期,但却倒在刚刚改革开放的日子里,像是死于黎明前的战士,令人痛心。

不算碍事的影壁墙幸存下来,但依旧光秃,更被建在咫尺之外的房子遮挡住残存的风光,老同学们只能从缝隙里观看昔日的痕迹。

其实,影璧墙的后面也是小学的一部分,南侧部分是堆放垃圾的地方,而西侧为厕所。

记忆中学校南北各一个厕所,但现在想想,北边是厕所好像我从来没去过。和同学忆旧的时候才想起来,北边的只有女厕,瞧这记性。

传达室北侧的隔壁是革委会书记的办公室,那时没有校长,一切权力归革委会。接下来是老师办公的地方。老师的办公室有两个,这是其中之一。这种地方学生是最不愿意进去,这得犯多大的错误才被叫到办公室里呀,可惜有一次我就被叫进去了。我干了什么坏事不记得了,只记得那次被教训之后,班主任冀老师从抽屉里拿出针线,帮我把帽子上的洞补好了,那帽子和赵本山常戴的差不多。

老师的办公室北侧,是厨房锅炉房之类的地方。我在学校唯一吃过的饭是忆苦饭,每人一份儿,就是窝头里加菜叶,和用菜叶煮的汤。我在家也吃玉米面做的窝头,但从来不用加菜叶。当然,有馒头我是绝不吃窝头的。忆苦饭的汤是清汤,也有咸味儿。说实话,我没觉得这饭有多难吃。倒是有个疑问:旧社会的穷人有窝头吃饱就不错了,还要喝汤?

厨房边还有露天的水龙头,夏天解渴就指着它了,夏天我们都是歪着头大口喝水龙头里的水。

从这里往北是两间教室,我们五班在第一间,隔壁好像是一班。大殿的东侧有一个独立的教室,那是同院高一年级发小用过的教室。它的前面是个乒乓球台,后面是一个独立的小院,也是学校最北的教室,后面就是教育夹道。哥哥在这里读完小学最后的一年。

记得上一年级之前,我们先去学校看看。当同校的哥哥隔着玻璃看到我们教室的桌椅时非常羡慕,说我们用上了铁桌椅,原来他们以前用翻盖的木头桌子。

我们冬季第一天上学更为奇特。第一节课学什么全然不记得,只记得听到张大妈下课的铃声后,我迅速冲出教室,再冲出学校,转眼冲回家里。只是感觉不太像放学的样子,因为刚刚九点多么。后来才知道,上午要上四节课。第二天哥哥把我带回教室时,冀老师站在门口,那殷殷的笑脸我至今还记得。

正对着大殿的后面还有两间教室,同年级的二班在此。

大殿的西北侧也有个教室,那是同级四班上课的地方。后来挺遗憾为什么我不是四班的,因为那个演《少林寺》中半空和尚的就是四班练武术的。弄到现在,我只认知他,他不认识我。

学校西北侧也有一排教室,教室的南端对着中殿的位置是少先队的大队部,也是我参加的地震小组放仪器的地方。那是辽宁的海城营口地震后不久的事。

再往南,一个大平台上有两间房。大的是一个教室,小一点的是体育教研室,教体育的胡老师在此办公。如果不想上体育课,得先进体育组请假:"报告胡老师,我脚崴了,请假。" 这是胡老师要求的模式,不许我们说废话。请假就是请假,不许解释什么"去姥姥家时路过一个台阶...."。只是这脚是否真崴了不一定,但当时腿肚子想转筋基本是真的。只是后来觉得,饱经风霜的胡老师还看不出一二年级的鬼把戏么?后来体育组又来一个年轻帅气的体育老师,也姓胡,这怎么叫?一个老胡老师,一个小胡老师?我们确实感觉好玩,每每叫胡老师的时候都是如此,尤其是必须区分到底是哪个胡老师的时候。那个年代,愉快的事真不是很多。

因为前面是个平台,正对着中殿前的操场,所以这里也是全校开大会时的主席台。表扬谁,批判谁都是在此搞活动。学校还有个鼓乐队,大会开的差不多时,女书记在台上表情严肃地注视着鼓乐队的方向,一声令下:"奏乐!" 顿时鼓号齐鸣。

现在的学校有十二个班,而我们那时一个年级就五个班。人多教室少,一年级的时候我们实行过二部制,一部分班上午上课,另外一部分下午上课。

体育室也是广播室,那里有全校最先进的电器:留声机和录音机,还有用红布包头的话筒,每个班的墙上也都有一个蓝色盒子的喇叭。在中殿教室的三年里,我们班的小喇叭在黑板的右上方,歪歪地挂在那儿。

广播室南侧是学校另外一个教研室,我们的第二任班主任林老师就在此办公。它的南边是坐南朝北是两间教室,不像是旧建筑,我们在东侧的一间度过小学最后的两年,西侧的应该是三班的。两个教室前是砖垒的乒乓球台,并用砖头代替中间的隔离网。那时受庄则栋夺冠的影响,学校有好几个这样的乒乓球台。

学校有两个操场,中殿前是一个,东西两侧各一个篮球架,只有铁圈那种。西侧教室前还有一个操场,印象最深的就是在这里跳集体舞。只是当年的小松树现在都长成老松树,占领了各大广场。学校还有两个沙坑,一个在厨房前,一个在中殿后。学校南北各有一个爬杆,大殿东侧是双杠,课间休息时同学的都抢着玩。六十米短跑可以在校内进行,一百米短跑就要在学校外的便道上进行。体育课是我最不喜欢的,跑的没人家快,跳的没人家高,所以感觉没劲。

除了两位体育胡老师外,印象深刻的老师还有教常识的王老师,人称"常识王",他教过我们家姐弟四人,到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已经很老了,说话都显得无力。是他给我们讲四季是怎么循环的,人的肚子里面是什么样子;教音乐的李友仁老师也记忆深刻,还有个子不高的朱老师教我们算术的分数。还有个新来的年轻女老师李迎,好像负责少先队工作,开大会时也戴个红领巾,像是少先队孩子头,现在想想也就二十岁左右。举行活动时,大队长举着队旗在她面前报告应到多少人,实到多少人。李老师也大声回答:"接受你到报告......"。我当时心想不接受会是什么样,大队会就不用开了吧,这大太阳的。我们通常在中殿前列队,白汗衫,蓝裤子。新入队时,红领巾是要交钱的,两毛四是棉布做的,五毛二是绸子做的。绸子做的红领巾很容易在风中飘起来,真让人羡慕。

当然,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们的两任班主任。第一任是冀凤琴老师,一直教了我们四年,听说现在已经过世。最后两年是林凰老师,现在没有人联系到她。按时间推算,也是七八十岁了,现在身体健康吧。

都说岁月如歌,就读北长街小学的时光确实像一首熟悉的歌,悠扬的曲调伴随着难以忘却的画面,珍藏在每位就读于此的记忆里,也带到各自生活的角落,不论多久,多远。

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由北京幼升小网团队(微信公众号ID:bjysxwx)排版编辑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。

    北京幼升小网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    ○ 致力于北京幼升小入学资讯
    ○ 微信公众号搜索「北京幼升小」或「bjysxwx」关注
    0
    来源: | 原文链接 | 报错??

    相关阅读

    划片查询

    一册在手,升学不愁

    资料订阅

    及时了解升学信息

    北京幼升小网微信

    收听最新活动与升学动态

    预约咨询

    一对一规划指导

    我要投稿

    讲述您的真实经历